<tr id="usysk"><small id="usysk"></small></tr>
<sup id="usysk"></sup> <rt id="usysk"><small id="usysk"></small></rt>
<rt id="usysk"><center id="usysk"></center></rt>
<acronym id="usysk"><small id="usysk"></small></acronym>
<rt id="usysk"></rt>
今天是:
您当前的位置:学习园地
我国民企债券融资支持机制持续完善
发布时间:2022-03-10 17:11:35      来源:    浏览次数:

  3月5日,热腾腾的政府工作报告出炉,用37个字为今年资本市场发展锚定方向。其中,针对债券市场,相较于去年“加强债券市场建设,更好发挥多层次资本市场作用,拓展市场主体融资渠道”的表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精确落笔民企融资,提出“完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机制”。

  多位接受《金融时报》采访的业内专家表示,今年我国发展面临的挑战明显增多,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完善民企债券融资支持机制,传递了支持民企融资发展的鲜明态度,起到了呵护民企信用债市场的作用,有助于提振市场对民营企业,特别是优质民营企业融资发展的信心。

  同时,专家强调,当前,监管、企业、金融机构等各方对于民企债券融资还处在“磨合”阶段,要切实解决民企债券融资难题、建立民企直接融资的长效机制,仍需要政策不断推动。此外,还应注重债券违约风险防范化解工作的扎实推进,通过事前加强评级机构监管、事中加强风险排查监测、事后健全债券违约市场化处置机制,加大债券市场法治供给和执法力度,不断畅通民企直接融资渠道,增强债券市场助力民企融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民企债券融资体系初步搭建

  为民营企业发展提供融资支持,是我国债券市场长期的发力方向。“目前,包括公司债、短融、可转债、资产支持证券(ABS)等在内,我国民营企业融资工具种类有数十种,整体较为丰富。”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宏观研究院周茂华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截至今年2月,民企债券融资产品发行只数达1.69万只,融资规模约6.5万亿元。

  为以市场化方式支持民营企业进行债券融资,2018年,人民银行设立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明确提出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由人民银行运用再贷款提供部分初始资金,由专业机构进行市场化运作,通过出售信用风险缓释工具(CRM)、担保增信等多种方式,重点支持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技术有竞争力的民营企业债券融资。随后,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市场陆续推出相关产品。

  “以CRM中的信用风险缓释凭证(CRMW)为例,按Wind数据统计,2018年以来,截至今年3月6日,CRMW累计发行416单。”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对《金融时报》记者表示,对民企信用债而言,CRMW能够提供增信,一定程度上激活了民企债券融资,但CRMW工具主要针对资质优良的民企,因此,还没有对资质偏弱的民企发债形成托底。他建议,下一步可以适当放宽融资支持工具对民企资质的限制,在保证民企未来偿债能力的前提下,提升债券融资工具对民企融资的撬动作用。

  融资现状亟待进一步改善

  尽管民营企业发债意愿持续增强,发债手段不断丰富,但当前,我国民企债券融资仍存在不少难题。

  周茂华表示,民企债券融资规模占债券市场总规模仍处于10%以下,特别是近两年间,受疫情影响,国内经济增速放缓,叠加短期因素冲击,部分民企经营压力加大,发债规模进一步缩减,统计显示,2021年,民企债券净融资收缩2362.2亿元,发行数量占当年全部债券比重的7.3%。

  “如果去掉金融民企,2021年,非金融民企只有约100家在债券市场进行融资,再剔除房地产企业,就只剩下不到80家民营企业发债融资,债券发行总额为1460亿元,而同期国内债券市场发行总额超过11万亿元。”明明表示,债券融资在民营企业的各种融资方式中占比也较小,主要是因为目前债券投资人的风险偏好整体较低;且2018年出现的民企债券违约风波对市场的影响依然存在。除非是资质极佳的大型民企,否则发债难度很高。因此,比起债券融资,很多民企更愿意选择股权类融资、银行贷款等渠道。

  “就债券市场而言,民企融资占比较低,过往民企债券发行主体又以房地产企业为主,非地产民企债券的比例更低。”中金公司投资银行部固定收益组负责人、董事总经理慈颜谊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现阶段,中国债券市场中,城投、金融机构以及央企等主体依然占据主要市场资源,处于成长期、资产相对轻的民企,很难在当前债券市场中找到较大的融资支持。

  究其原因,明明表示,第一,大多数民营企业位于产业链下端,且自身经营和风险控制能力较弱,又叠加疫情影响对上游原材料价格的抬升,民营企业经营环境加速恶化,其本身就不具有债券发行和保证偿还的能力。第二,本身具有债券发行和偿还能力的民企也会面临信息不对称、投资者风险厌恶等问题。从信用违约数据来看,民营企业违约占比确实远大于国企,投资者出于风险规避考虑不愿投资民企。第三,民企业务模式往往更加新兴和多元,而债券投资人偏好更传统、稳定的业务模式。因此,对于一些新兴行业的民企来说,融资方式还需要进一步探索创新。

  在包容性与防风险间找到平衡

  针对上述民企债券融资难的问题,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既要增强市场包容性,引导投资人和市场机构以市场化理念看待民企债券;也要做好风险防范工作,规范发行人、中介机构等市场主体行为,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明明表示,金融机构可以适度增强对于民企债券违约的容忍度,避免因为风险厌恶而对民企债券“一刀切”。

  慈颜谊也表示,从长期市场机制角度来看,要坚定打破刚兑,让债券市场建立起以企业信用风险为基础的投资逻辑,使只有纯粹企业信用的民企以合理定价获得公平的债券资源。在双创债以及资产证券化领域不断创新的推动下,民企直接融资比例会有所改善。

  “从民营企业角度看,需要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完善内部治理,提升经营与抗风险能力,规范信息披露等,让市场更好地进行风险定价;从拓宽民企融资渠道、提升债券市场包容性角度看,需要稳步推进债券市场注册制改革,降低民企债券融资门槛;从防范化解风险角度出发,应加快完善债券违约处置机制,强化投资者保护。”周茂华表示。

  “在解决燃眉之急后,如何让民营企业特别是中小微实现长效发展,并不断提升抗风险能力,是未来工作中的重点。”川财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研究所所长陈雳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应打好配套政策“组合拳”,划重点划特色,做好产业链的资源整合和宏观调控,让民营企业实现更好发展。

  来源:金融时报

五月天久久久噜噜噜久久,99久久99久久久精品奇奇,欧美a夜大片,欧美在线第二页